松野玖凝神父

高一美術生 (๑>ڡ<)☆ 灣娘出產人種,松沼中毒者,NICO歌手大好き!!
畫技很拙還請多多指教!
twitter:@vivian4657

中也幼體化妄想(ノ´∀`*)

トド松追星星者設定(*´ω`*)

試著嘗試蒸氣龐克風格(ノ´∀`*)

哈利波松(X
喵醬跟彼女其實都超喜歡的//////

畫了lris大大松野醫院的王子與魔法 (๑>ڡ<)☆(####
カラ松王子旁邊守護!(X
おそ松大哥是個好哥哥 (*๓´╰╯`๓)♡ิ

真的好想跟別人一起發おそ松さん的廚啊(吵死了(((((

2/6材木日
今天真的好多材木糧超幸福的 (*´╰╯`๓)♬
自己也來發有一個宗教松的腦洞私設 (๑>ڡ<)☆(((##

トド松
遭人嫌棄的魔女,在兒時因為是詛咒的象徵又是男性被趕出了魔女村,之後遇到了カラ松, 在カラ松回家後被告知雙親都死了,認為是自己害死了カラ松的雙親所以對方來找自己時躲著不敢出來,沒想到カラ松卻失足跌落山谷,トド松慌張跑過去時發現カラ松已經沒了生命跡象,情急之下畫了禁書中可以使人類起死回生的魔陣,喚出一個天使一個惡魔,哭著求兩人救救カラ松,代價是魔法能力大概只剩原本的1/10,雙腳行走不便,看不到世間的顏色,映入眼中的顏色都是灰白的,詛咒能力被取走,成功救回カラ松。之後一起相處了十幾年後,之後因為有人發現トド松是魔女後散播出トド松是魔女的事,之後遭村人驅除,村人趁著カラ松不在時把トド松逼落山涯,原本以為自己會死的被チョロ松救起,之後就住在了湖邊,每天最大的困擾就是おそ松惡魔跟チョロ松女神太閃
把カラ松當哥哥看待,對於自己是魔女的事讓對方左右為難感到很抱歉,原本是想說死了也沒關係可以減輕對方的負擔和減少別人對カラ松的嫌語,沒想到對方卻半暗墮了
其實應該是擅長詛咒魔法之類的體質,卻很會治癒魔法之類的(因為小時候的カラ松太會受傷為了幫助カラ松才去努力專研的), 因為魔力不高容易被惡靈纏上

*傳說魔女是長生不老和會使人帶來不幸的象徵,越老的魔女魔力越強,詛咒也越強,所以遭人畏懼

カラ松
半暗墮的神父,兒時在森林裡閒逛偶然遇到トド松,當天回家時被告知父母出車禍死亡,哭著跑回森林找トド松,卻失足跌落山谷被救了回來,醒來時看到的是一直哭著說對不起的トド松,之後拜託了對方成為自己的家人,背上自此事件後有一雙小小的翅膀開始成長的樣子,隨著年齡的翅膀長得越來越大,但一隻是惡魔的一隻是天使的,人類看不到,法力很高,幫忙驅散來騷擾トド松的惡靈,時常會有很痛的發言,是大家都喜歡的好神父,但自從得知是大家逼死了トド松對村人漸漸冷漠了起來,背後的惡魔之翼成長的速度倍增,為了壓制カラ松暗墮おそ松只好老實交代トド松其實還活著這件事,一得知消息後,頻繁的一直拜託要見トド松
很喜歡トド松,把對方當成自己的親弟弟一樣寵,一直到了十幾歲時才知道トド松眼裏的世界是灰白的,一直都不知道自己死過

真的超喜歡的所以全員都畫了 (*´ д`*)!!!!!

我想要每天去掛號 ﹏ (๑´﹃ `๑).。.:*♡ (住手

材木松(カラトド)你是我的

カラ松(酒保)xトド松(模特兒)


是一個非常非常腦洞的東西!!!!

文風混亂/文筆渣





「歡迎光臨。」在酒罷臺旁的酒保露出了一個帥氣度破表的笑容,可來者看到這笑容卻是一臉不滿

「カラ松兄ん對每個客人都是這個笑容嘛....」

「這是工作嘛,今天要喝什麼?月之孤哇噗!」カラ松話還沒說肚子就被トド松硬生生的揍了一拳

「カラ松兄ん很痛的發言就免了!今天午餐的便當吃壞肚子已經很痛了!我要一杯雪碧謝謝!」トド松收回手,用手撐著臉頰看著舞台上正在表演的舞者

「啊哈哈,好的好的。」カラ松揉了揉肚子,笑了幾聲才開始做

現在時間還很早,人並不多,但可以看的到幾張座位上的情侶正在偷情

「真的好羨慕.... 」トド松趴在酒吧上,好沮喪,明明愛人就在自己面前卻不能越舉

「トド松也去交一個不就好了?トド松不是也很有女人緣?」カラ松把熱可可放在トド松旁「這可以減緩肚子疼。」

真的是有苦說不出....又不能大喊因為我喜歡的人是你....トド松無奈的望了カラ松一眼,低頭拿出手機開始滑

「對了トド松,今天晚上等我下班一起去吃東西吧?」

「嗯好啊....」トド松點點頭

「累了?」カラ松將酒杯放下輕輕摸了摸トド松的頭

「嗯....好累....」

「我抱你到房間休息吧。」カラ松走出吧臺,伸手就要抱起トド松

「咦、咦!?等等我自己、嗚哇!!!」トド松已經被公主抱抱起來了

「你可以盡情的對我撒嬌的!My Brother!」カラ松露出一個笑容,而那彩色隱眼在昏暗的燈光下特別的閃耀

「好痛哦....好痛....」トド松無奈的笑著,靠在カラ松寬大的肩上,撲鼻而來都是カラ松的香氣真的讓人可以好好的放鬆呢....

トド松被放到床上時已經睡死了,嘴角還有一點口水,カラ松拿出手巾替トド松擦了擦嘴角,低頭輕吻了對方的額

今天收到トド松的經濟人的通知說トド松在拍攝時被其他男模特兒給侵犯,仔細一看,トド松頸上真的有一點紅紅的

"真的特別的不爽呢....."自己寵愛多年的么弟被別人給偷吃,儘管只有頸上一小點可是還是非常不爽,低頭輕輕舔過那紅痕

「トド松我是不會讓給任何人的。」宣誓性的發言,隨後起身走出了房間